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Energy market liberalization: gas prices as a stepping stone or full liberalization

Published on: January 13, 2014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专家预计,2014年能源领域的改革将以价格改革为突破,油、气、电、水定价机制将向市场化加速推进,而备受关注的原油进口权放开也有望取得进展。
具体来说,2014年成品油定价机制将进一步完善,定价将更多考虑国内因素;天然气价格也有望理顺,阶梯气价或全面推开;阶梯水价也将在全国范围进一步扩大;而电力价格的改革则将以“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管住中间输配电价”为基本方向。另外,对原油进口权的放开,其大方向是形成完全放开的竞争性市场,但就目前而言,则需要分步有序进行,防止一哄而上。

成品油定价:更多反映国内供求

国内现行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于2009年实施,此间经历多次完善,最近一次在2013年3月,完善后的定价机制使得国内油价与国际价格的联动更为紧密,调价更为及时、频繁和透明。截至目前,2013年国内油价经历七升八降共15次调整,汽柴油价格整体基本持平。
但是,国内市场上,受需求面持续低迷的影响,成品油市场整体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而油价却一直与国际油价震荡起伏,与国内市场基本“脱节”。
有专家预计,下一步油价形成机制的改革将更多考虑国内因素,同时,建立起能够反映国内市场供需情况的原油期货市场将为这一步改革提供条件。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能源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王震也认为,目前的国内成品油定价机制主要是与国际原油挂钩,这不是完全的市场化,真正的市场化是要反映国内市场供需情况的定价方式。
发改委价格司副巡视员郭剑英日前表示,随着国内成品油市场经营体制的改革,特别是市场竞争的形成,成品油的价格可以完全放开交给市场。届时,油价的调整可能会更加频繁,并成为一种习惯性的状态。

天然气:理顺进口气定价通道阶梯气价或全国推开

天然气价格方面,随着我国雾霾问题日益突出,加大清洁能源利用越来越受到人们青睐,天然气无疑是其中最有潜力的品种之一。郭剑英表示,面对快速增长的天然气需求,须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来满足需要。而要用好国际市场,价格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国天然气价格总体偏低,企业进口天然气动力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天然气进口。
据了解,“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最近几年在国际市场上进口的天然气价格普遍较高,基本维持在15-20美元/百万英热左右,折算到中国是3.3-4.3元/立方米。即便从缅甸以9美元/百万英热的价格进口管道天然气,到边境折合起来也会达到3元/立方米。这个进口价加上国内管输价格,和国内目前1.95元/立方米的平均门站价格相比依然高出很多。专家预计,未来天然气价格依然有上涨空间。
除了涨价之外,如何有效利用天然气资源也将是未来改革必须考虑的因素之一。专家认为,天然气定价必将实行阶梯化,2014年有望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目前,国内已经实施居民生活用气阶梯气价的有河南、云南、辽宁、黑龙江、湖南、江苏、广西、广东等地。
卓创资讯天然气分析师王晓坤称,通过阶梯气价把部分亏损或者补贴压力转移到下游,对上游来说压力可能会减小,有助于上游更多发展天然气进口、进行非常规天然气开采等工作,进一步提高国内资源供应量。

水价:阶梯价格促节约意识

水资源是我国最短缺的资源之一。郭剑英表示,需要采取各种措施来提高全社会的节水意识和节水能力,其中价格杠杆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方面总的思路还是在稳定居民水价的同时,进一步提高水资源的价格。
郭剑英表示,要建立阶梯水价制度,以提高经营者和居民的节水意识。目前,已有50%的城市实施了阶梯水价,而且也起到很好的效果,下一步将在全国全面推行居民阶梯水价制度。
此外,专家建议,我国还可以探索其他的一些定价方式,比如两部制水价、季节差价等促进节约用水的办法。

电价:放开两头管住中间

由于电力体制自身的一些问题,很多已经颁布的政策无法顺利实施,导致我国电力市场改革一直被认为处于停滞状态,也成为资源领域改革的难点。
“从2002年电力改革启动至今,电力行业未见实质性变化。”国家发改委经济所所长刘树杰坦言。他表示,电力行业是一个整体,电价改革与电力体制的改革密不可分,撇开电力体制来谈电价改革是不现实的。因此,要加快电价改革,就必须完善顶层设计,具体到电力布局、竞争性主体分配、电力市场交易模式等等一系列问题。
刘树杰说,电力市场改革关键是要培育竞争性电力市场,而目前售电侧和用户侧的电价都没有形成充分竞争,所以无法形成市场化的定价。
对此,王震表示,销售电价正在推进阶梯化,因此,在保障居民、农业、公共机构的最低用电需求下,可采取“放开两头、管住中间”的模式,即放开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管住中间的输配电定价。

原油进口权放开可期打开市场应分步有序

作为加快我国石油行业市场化、引入多元化竞争的关键一步,取消原油进口限制一直为业内关注。
由于我国对原油进口企业资质设置的门槛过高,加上“排产证明”以及“路运证”等通行证的阻碍,致使国内地方炼化企业在获取原油方面异常困难。数据显示,自2009年以来,我国原油年进口量超过2亿吨,到2012年达到2 .71亿吨。与庞大的进口量相比,非国营进口原油配额仅占10%(不考虑配额实际使用量的情况)。
中国石油流通协会、工商联石油业商会长期以来通过多种途径不断呼吁,打破原油进口实际通过“两桶油”代替国家统一配置管理的规定。
据了解,目前商务部、能源局已经和相关国有石油公司、民营公司以及协会商讨此事,开放原油进口权的大方向基本确定。有关部门还下发了原油、成品油非国营贸易进口企业资质申请条件、申报材料和申请程序的征求意见稿。
但是,鉴于过度放开曾导致我国在国际铁矿石市场上多头对外、无序竞争的乱局,业内人士认为,眼下原油进口权限不会完全放开,原油进口限制只会有条件地“一步一步”松绑,先是真正有竞争力的民营资本获准自主进口原油,当市场成熟之后,才会考虑全面放开。
 
Original title: 能源市场化定价将加速推进 阶梯气价或全面推开
Links: Original CN (url).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