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Feed-in tariffs to be raised on July 1st; expected to ease the difficulties of thermal power generation

Published on: June 22, 2017

Original title: 上网电价7月1日将变相上调 有望缓解火电亏损困局
Links: Original source (in Chinese) (link).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6月16日,发改委发布《关于取消、降低部分政府性基金及附加合理调整电价结构的通知》称,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取消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降低国际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合理调整电价结构的决定,进一步降低用能成本、助力企业减负,促进供给侧改革,自2017年7月1日起,取消向发电企业征收的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各降低25%,腾出的电价空间用于提高燃煤电厂标杆上网电价,缓解燃煤发电企业经营困难。

通知还称,各省市价格主管部门要按照上述原则,抓紧研究提出调整燃煤电厂标杆上网电价具体方案,于6月22日前上报发改委价格司备案。

实际上,上述多举措优化电价结构早有预期。

5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取消、降低一系列收费标准,为企业减负。明确提出,取消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适当降低脱硫脱硝电价、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降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

据了解,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基金自2016年1月1日起征收,各地征收标准不同,山西、河南、山东、重庆、安徽等地度电征收标准在1分钱以上,全国平均0.76分/千瓦时。取消工业结构调整基金,意味着变相提高电价0.76分/千瓦时。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刘晓宁表示,取消产业结构调整基金,利好火电企业上网电价提升,且不影响下游用电成本。降费措施有望从量、价两个层面改善火电盈利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各项降费措施出台的背景。今年以来,由于煤价仍旧不断走高,火电企业的日子愈发艰难。

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五大发电集团火电亏损加剧,利润同比下降119.7%。

发改委称,电力企业反映电煤价格上涨造成发电企业经营问题突出。电煤价格上涨,交易电量比例提高,发电结算电价继续下降,煤电企业成本难以及时有效向外疏导,重点发电企业煤电板块已出现全面亏损。

随着电企陷入亏损,煤电矛盾也较为激烈。4月份,宁夏七大电企联合上书请求降煤价,称今年以来受电煤价格上涨、电量大幅下滑等因素影响,区内各发电企业经营举步维艰、困难重重。目前区内火电度电成本高达0.27元/千瓦时,超过了区内标杆电价水平,火电企业已经处于全面亏损状态。但是却遭到了煤企的强硬回复:不会降价,不签约则断供。煤电矛盾有愈演愈烈之势。

华创证券分析师王秀强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受上网电价下调、煤炭成本高企等因素影响,煤电行业自2016年开始下行。当前煤电行业惨淡经营的现状已经获得国家管理部门重视,正通过电价结构调整、化解煤电矛盾、使煤炭价格回归等方式,改善行业经营状况,在多项综合措施下,预计发电企业度电可以变相提高3分/千瓦时左右。

“火电企业盈利将大幅改善。”王秀强还指出,煤价合理回归与电价结构调整,发电企业业绩改善,实质是国家政府管理部门变相提高电价,改善煤电因煤价高企带来的困境。

中宇资讯分析师关大利也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主要是从去年开始,煤价相比前期低位上行比较明显,导致目前电厂盈利能力大幅下降。目前电价还是前期煤价偏低时的定价,随着煤价的回升,电价相应上调,缓解电企业绩压力。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