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Interpretation and reflection on China's energy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transition strategy (2016-2030)

Published on: May 4, 2017

Original title: 对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的解读和思考
Links: Original source (in Chinese) (link).

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副院长 杜祥琬

  在世界各国面临的能源问题中,中国的能源问题可能是最复杂、最费思索的。能源是发展的基础,科学地制定我国能源的发展战略,在战略的指导下制定规划,对国家经济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国家能源委员会通过的我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以下简称《战略》)对今后十五年我国能源革命作出了全面的战略部署,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长远意义。

能源发展:进入提质增效新阶段

  《战略》指出,我国能源发展正进入从总量扩张向提质增效转变的全新阶段。这是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升经济发展质量的需要,是破解资源环境约束、治理大气和水污染、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需要,是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更是增加能源公共服务、惠及全体人民、加快国家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此前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对能源消费总量和能耗强度实施双控,根本扭转能源消费粗放增长方式,要求2020年煤炭消费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降到58%以下,非化石能源与天然气等低碳能源的联合占比达到25%。在此基础上,《战略》提出了进一步的能源革命目标。2030年,“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和核能利用持续增长,高碳化石能源利用大幅减少。”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20%左右,天然气占比达到15%以上,即低碳能源联合占比达到35%,新增能源需求主要依靠清洁低碳能源满足;推动化石能源清洁高效利用,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单位GDP能耗达到目前世界平均水平(2015年我国单位GDP的能耗是世界平均水平的1.5倍);能源科技水平位居世界前列。展望2050年,“能源消费总量基本稳定,非化石能源占比超过一半”,建成绿色、低碳、高效的现代化的能源体系。

 

能源消费革命:节约高效

  《战略》把能源消费革命概括为“开创节约高效新局面”。提出:1、实施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行动,把双控作为约束性指标,推动形成经济转型升级的倒逼机制。《战略》中提出,2020年“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2030年“控制在60亿吨标准煤以内”,我认为这个目标有望完成的更好,需要重点控制煤炭消费总量和石油消费增量,鼓励可再生能源消费;2、调整产业结构,推进节能和减排。推动工业部门能耗尽早达峰,推进工业绿色制造和循环式生产。对钢铁、建材等高耗能行业实施严格的能效和排放标准,提高建筑节能标准,遏制不合理的“大拆大建”,构建绿色低碳交通运输体系。建立健全排污权、碳排放权初始分配制度,培育和发展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3、推动城乡新型电气化、低碳城镇化,以电代煤、以电代油(随着电源结构的优化,这将不是以煤代油)。淘汰煤炭在建筑终端的直接燃烧,增加可再生电力供电和热(冷)。提升农村电力普遍服务水平,推进农业生产电气化,实施光伏(热)扶贫工程,大力发展太阳能、地热能、生物质能、农林固废资源化利用,使农村成为新能源发展的“沃土”。通过信息化手段,全面提升终端能源消费智能化、高效化水平;4、大力倡导合理用能的生活方式和消费模式,以政策鼓励合理的生活住房和小排量、新能源公民车,引导公众有序参与能源消费各环节的监督。

 

能源生产革命:清洁低碳

  《战略》把能源供给革命概括为“构建清洁低碳新体系”。首先,立足现实优存量,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开发、集中利用。以多种优质能源替代民用散煤,推广煤改气、煤改电工程。建设高效、超低排放煤电机组,实现燃煤电厂污染物排放达到燃气电厂水平,防止煤电出现新的产能过剩。推动化石能源外部环境成本内部化,合理确定煤炭税费水平;第二,实现能源增量需求主要依靠清洁新能源,开启低碳能源供应新时代。推动可再生能源高比例发展,提高水能、风能、太阳能并网率,降低发电成本。因地制宜开发多种形式的生物质能、地热能、海洋能。采用最新安全标准,安全高效发展核电,加强核电全产业链的协调配套发展。积极推动天然气(含非常规天然气)倍增发展,力争2030年天然气供应能力比2015年增加两倍。推动分布式天然气和分布式可再生能源成为重要的能源利用方式。第三,全面建设“互联网+”智慧能源网络,促进能源与现代信息技术深度融合。加强电力系统的智能化建设。集中式的智能电网与分布式能源网络相互结合互动,建设基于用户侧的分布式储能设备,依托新能源、储能、柔性网络和微网等技术,实现分布式能源的高效、灵活接入及生产、消费一体化,建设“源—网—荷—储—用”协调发展、集成互补的能源互联网。

 

能源科技革命:能源转型的战略保障

  能源科技革命是能源生产与消费革命的支撑,也是抢占科技发展制高点,确保我国能源长远安全的战略保障。当前,全球能源技术创新进入高度活跃期,有力推动着世界能源向绿色、低碳、高效转型。我国能源必须大力推进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将技术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培育能源技术及相关产业升级的新的增长点,在这场能源转型的国际竞赛中抢占先机。我国需要特别关注的是:高效节能技术;能源清洁开发、利用技术;智慧能源技术,包括互联网与分布式能源技术、智能电网技术与储能技术(含物理储能和化学储能)的深度融合;加强能源科技基础研究,大力开展前沿性创新研究,特别是与材料科学、信息技术……等的交叉学科创新和颠覆性技术创新;强化与深化能源科技与管理的国际交流与合作,并推动我国能源体制革命取得新的实质性的突破。

为落实各项战略目标和任务,《战略》提出了“全民节能行动”、“农村新能源行动”等十几项重大战略行动,这些行动体现了主要的战略思想,也使《战略》的落地具有可操作性。

生活在一定时空环境里的人们,总会有一定的局限性。今后十几年,能源科技革命很可能发生目前难料的突破,“巴黎协定”的实施将加速全球能源绿色、低碳化的进程,随着社会的进步,我国对碧水、青山、蓝天也会有更强、更高的诉求。未来更积极的重塑中国能源体系的前景是值得期待的。

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的引领下,中国经济将加速向绿色低碳的经济模式转型升级,绿色、低碳、高效也将成为中国能源转型的必然选择。需要清醒认识到,能源转型具有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但方向和路径是清晰的,需要全国上下付出坚持不懈的努力。重塑能源,创造一条“经济—环境双赢”的新型中国道路,是当代中国人的历史使命。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