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Nuclear power plants new "business card" for Chinese manufacturing

Published on: March 29, 2017

Original title: 核电出海,中国制造新“名片”
Links: Original source (in Chinese) (link).

出口一个核电站,相当于出口100万辆小汽车

如果评选当前最能代表中国高端制造业走向世界的“名片”,一张属于高铁,另一张无疑属于“华龙一号”。

3月21日,中广核向记者通报,中广核已与肯尼亚核电局签署了核电培训合作框架协议和保密协议。此举为中肯双方开展实质性技术和商务合作的前提,为“华龙一号”进入非洲迈出重要一步,将实现我国核电成套技术设备和工程总承包服务的出口。

中广核董事长贺禹更是在近日透露,中广核已与法国电力集团、英国政府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华龙一号”在通过英国通用设计审查后,将落地英国布拉德维尔B项目。中国的核电技术,有望进军世界上最早实现核电商业运营的老牌核电强国——英国。

“华龙一号”是“何方神圣”

“华龙一号”是由我国两大核电企业——中广核和中核,根据福岛核事故经验反馈,以及我国和全球最新核电安全要求,研发的第三代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技术。

第三代核电技术最典型的特征,是安全上了一个新阶段。“华龙一号”在设计理念上最突出的特征也是安全。其特点是拥有双层安全壳:内层确保反应堆发生事故的情况下,放射性物质不会外泄;外层抵抗外部撞击的损害,可以抵御类似商用大飞机撞击。厂区也可抵御相当于日本福岛核事故中的地震震级。

2015年12月24日,“华龙一号”示范机组——广西防城港核电二期工程开工。该项目作为英国布拉德韦尔B项目的参考电站,为中国先进核电技术走向国际高端市场奠定关键基础。

就在该项目开工的前一天,泰国国家电力公司子公司RATCH在广西南宁与中方正式签署了《防城港核电二期项目合资协议》,将合资成立防城港核电二期项目公司,共同开发、建设和运营该项目。

目前泰国已启动了对“华龙一号”核电技术的独立评审,计划将其作为可选技术,纳入泰国发展核电“短名单”。同时,泰国也计划派遣工程技术人员到中国,学习、掌握“华龙一号”的相关技术。

另外肯尼亚、印尼、南非、土耳其、哈萨克斯坦等越来越多的国家,也对中国的“华龙一号”产生了强烈兴趣。目前,中广核已经与国外20多家对口企业、政府主管部门,签署了核电合作谅解备忘录或意向书。

今年1月,英国正式批准设立“华龙一号”通用设计审查。这标志着“华龙一号”技术得到欧洲发达国家的认可。英国通用审计审查是目前世界上最为严苛的核电技术审查,至今只有法国的EPR技术顺利通过。美国的AP1000技术在通过美国监管当局审查的情况下,仍然被提出几十项改进意见,还未进入通用审查程序。

仅在这一点上,后起之秀“华龙一号”就让全世界不可小觑。如果“华龙一号”能够在5年内通过英国通用审计审查,无疑等于拿到一张“全球金牌通行证”。

中法合作“拼船出海”

法国电力拉着中广核角逐英国欣克利角C、塞兹韦尔 C和布拉德韦尔B核电项目,一些“吃瓜群众”可能会说,这不是师傅带着徒弟出来揽活儿么?

不可否认, 30年前法国电力的确是中广核的“师傅”:大亚湾核电站合作方就是法国电力。中国也正是从大亚湾开始,走出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核电发展之路。

但在英国这个项目上,中法合作比大家想象的更意味深长。三个项目中,欣克利角C是其中的重头戏:该项目是英国核能领域20年来最大的项目,建成后将满足英国7%的电力需求。

根据规划,欣克利角C项目将采用法国电力拥有知识产权的EPR技术。目前,该技术仅有4台在建,尚无建成使用的先例。在建的四个项目中,由中广核与法国电力合资建设的台山一号机组,将于今年将实现发电,是全球第一台正式启用的三代核电机组。

法国电力正是通过与中广核在台山的合作,向对英国方面表明了“中法组合”在建设三代核电机组上的可靠性。

另外,此前欧盟委员会曾预计,欣克利角核电站建设成本高达245亿英镑,约合2400亿元人民币,英国国内就有反对派人士指责其为“地球上最昂贵的工程”。而中国30多年间在核电技术开发方面不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形成了强大的装备制造能力和人才队伍。这让我国拥有成本最低,性价比最高的核电建设实力。

因此,经过一番取长补短,中广核和法国电力“拼船出海”的模式就此诞生。而本次双方合作的重要条件,就是中广核牵头中企,用“华龙一号”技术,参与布拉德韦尔B项核电项目。

制定并输出“中国标准”

“拼船出海”不是目的,“华龙一号”要实现的,是能够自主“造船出海”。

提到核电“走出去”,行业内部的理解包括三层含义:技术走出去,装备制造走出去,人才队伍走出去。

自秦山、大亚湾起步,我国核电事业走过了一条引进—消化吸收—创新发展的道路,通过30年不间断的核电建设,在核电技术开发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华龙一号”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是满足世界最高安全标准的、最具性价比优势的核电技术;我国现在也已经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核电装备生产国之一;而大量的核电建设,则培养出了一支庞大的核电人才梯队。目前看来,核电“走出去”的三大条件,都已经具备。

一方面目前我国核电产能达到10~20套,但国内核电建设每年只能消化5~6套,产能过剩的压力要求核电加快“走出去”步伐。

另一方面,目前全世界的核电建设都在依赖“中国制造”。目前我国核电建设成本最低,性价比最高。在同样的安全水平下,“华龙一号”造价仅为其它国家同类机组的60%左右,甚至更低,具有明显的竞争优势。

与此同时,中广核30年核电站安全运行及优异的管理经验,也为核电实现“走出去”创造了充分条件。

刚刚结束的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广核集团董事长贺禹表示:“制定并输出中国标准是我国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迈进的必由之路。建立与我国打造核电强国目标相适应的自主核电标准体系,才能真正实现我国核电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

贺禹所说的核电标准化示范工作,就是依托“华龙一号”示范工程(中核福清核电项目5号机组、中广核防城港核电项目3号机组),利用4年左右的时间,进一步完善优化现有压水堆核电技术标准体系,健全一套自主的、能够满足“华龙一号”国内建设与出口需求的,涵盖核电全生命周期的压水堆核电技术标准体系。

“这套压水堆核电标准体系会涵盖通用基础、前期工作、核电设计、设备制造、建造、调试、运行和退役等全生命周期,我们的目标是形成一批与国际水平相当的核电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贺禹表示。

核电标准化项目的实施,对于更好地利用我国核电发展的关键窗口期,逐步摆脱对国外(法系、美系)标准的依赖,支撑我国核电技术与装备走出去,提升在国际上的话语权、主动权和影响力,打造中国先进核电品牌等具有重要的意义。

对此,贺禹认为,核电作为“国家名片”,不仅要把中国技术、中国装备、中国服务、中国资金输出,也要把中国标准输出去,“这是更高层次的‘走出去’,是争取世界核电话语权的重要举措。只有掌握核电领域的标准,我们才能称得上是世界一流的核电强国。”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