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Trump's policy and China 's electric power reform

Published on: March 20, 2017

Original title: 特朗普政策走向与中国电力改革
Links: Original source (in Chinese) (link).

鉴于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现出的极端国家利己主义和右翼民粹主义,美国极有可能不会在应对气候变化上领跑乃至作为,中美之间历史形成贸易不平衡的现实导致中美两国发生较为激烈的贸易摩擦也是大概率事件。特朗普政策如果朝这个方向发展,将对我国今后一个时期的电力工业发展改革产生较大影响。

对我国电力工业产生的影响

对我国电力工业产生的影响,很可能首先直接体现在光伏行业。美国通过各种手段限制中国光伏产品出口很可能会出现在贸易战的第一回合之中,然后光伏产品的国内市场供需发生较大变化,光伏产品可能出现价格战,进而政府会要求提高光伏发电的并网装机规模,减轻光伏产业压力。

对我国电力工业产生的间接影响,或许更加深远,原因在于电力是国民经济的基础产业和国民经济发展战略的先行产业。美国重构贸易新框架,必将带来世界产品市场骤然改变、竞争加剧,中国产品的国际竞争力面临比前两年更严峻挑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要任务的“去产能”压力更大、“降成本”更加迫切,电力作为许多产品中份额较大的成本分项,通过电力交易进一步降低电价很可能是地方政府维持当地产品竞争力的政策刚需。

对我国电力工业产生的间接影响,还牵连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气候变化过去几年已经成为中美双边关系的支柱,中国综合内、外部因素也向世界承诺了富有雄心的气候行动。缺少美国“领导”的气候变化,中国何去何从呢?引领全球气候治理意味着更大的付出和贡献,毕竟,应对气候变化与我们急迫的雾霾治理是关系紧密但有别的两个问题,尽管我们常常混而为一;具体到电力工业,清洁能源与可再生能源的涵义也明显不同。此外,如果全球碳交易由此减弱,价格低于预期,意味着未来可再生能源发展与传统能源相比竞争力的下降。

我国“双轮驱动”的电力改革

我们正在进行的电力改革是双轮驱动,左轮是以中发9号文件为标志的电力体制改革,右轮是刚刚拉开序幕的电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去产能。

电力体制改革旨在基于“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体制架构和“三放开、一独立、三强化”的路径,加快构建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改革目的和初衷不是降电价。基于历次改革的经验教训,本轮改革强调顶层设计,同时尊重基层的首创精神。各地区在2年的改革实践中,通过不断放开公益性和调节性以外的发用电计划,组织发电企业与大用户(售电公司)开展电力中长期直接交易,在发电供过于求的局面下实现了用户电价规模较大幅度的降低。受主、客观因素影响,在电力市场体系中起决定性作用的电力现货交易和市场化的电力实时平衡机制,进展缓慢,专家学者仍在积极呼吁中。当然,市场体系的建立健全意味着政府不能通过有形之手干预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

政策建议

电力工业是经济社会的基础组成部分,面对国际国内复杂的政治经济局势,不应也无法独善其身。基于之上的分析,建议2017年电力改革应从单纯强调“积极推进”,调整为“冷静观察国际政治经济变局,统筹兼顾,积极稳妥推进国内电力改革”。

积极稳妥推动电力供给侧结构调整工作。严格控制燃煤发电的新增产能是正确的应坚持,对于存量资产的“去产能”要进一步明确目标、精准实施,对环保达标又没有达到服役年限的机组要慎重。加大煤炭市场监管力度,确保煤炭价格理性回归,进而保持和发挥好燃煤火电的成本优势和原料可控优势,为复杂国际环境下的经济平稳发展提供强有力支撑。在可再生能源发展规模上,必要时包括风电在内的各类电源,要适度向光伏发电让渡空间,减轻贸易战带来的光伏行业阵痛。

积极稳妥推动电力体制改革工作。善于从经济社会发展的全局出发来考虑电力改革问题。在电力市场建设方面,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并重,积极规范推动电力中长期直接交易,扎实稳妥推动电力现货交易的前期工作。适度压低风电和光伏的全额保障性收购小时数,积极推动风电和光伏在全额保障性收购小时数以外参与电力交易,加快启动国内可再生能源绿证市场交易。加快推进自备电厂强制性参与电网调峰的制度建设。更加积极推动增量配电改革试点工作,赋予省级政府足够的权责,力促试点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和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尽快见效。在电网成本监审、输配电价核定等“管住中间”工作方面要更加有为,必要时出台激励电网企业的措施,为保持国家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发挥更大的作用。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