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Clear short term effects of slamming the brakes on coal power development, long term effects less clear

Published on: August 10, 2016

Original title: 煤电“急刹车”效果初显去产能要靠组合拳
Links: Original CN (url).

 
近年来,随着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和全社会用电量增速放缓,煤电产能的相对过剩已经成为了电力行业内的“共识”。 日前,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在能源基金会、无所不能主办的“急刹车后,煤电如何去产能研讨会”上表示:“目前,我国对煤电“急刹车”调控效果已经显现,但长期效果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煤电调控政策未来要打好“行政+监督+市场”的组合拳。

煤电“急刹车”长期效果有待观察

为了遏制煤电产能过剩,今年4月份,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接连发布三个政策对煤电进行“急刹车”。根据中电联数据,今年上半年火电完成投资379亿元,同比下降6.4%。目前看来,短期效果已经显现。

令人“揪心”的是,今年上半年煤电投产达到2149万千瓦,同比多投产367万千瓦。2016年发电企业经营形势严峻, 1至5月,五大发电集团煤电利润同比下降46.2%。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也在网站发文表示,近几年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持续下降,今年上半年火电利用小时同比再下降194小时,预计全年全国火电利用小时将降至4000小时甚至更低。

为了化解由上述现象带来的火电行业运行风险,管理层面的跨部门协同调控机制正在形成, 市场化调控也正在逐步加速。例如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在《关于有序放开发用电计划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中指出,2017年3月15日后新投运煤电不再安排发电计划;在《可再生能源调峰机组优先发电试行办法》中明确表示,系统调峰困难地区,严格限制现役纯凝机组供热改造。

随着经济新常态的到来,我国用电量增速趋缓,电力供需总体宽松。煤电行业如何科学地制定发展规划成了至关重要的问题。

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表示:“把握经济新常态下的电力需求增长趋势,是科学制定‘十三五’电力规划的基础。”他利用情景分析的方法对未来煤电装机增量做出了预测,预计2016年~2019年连续4年,每年新增燃煤发电机组将达5000万千瓦,而确保2016年在批项目不形成新的过剩产能是观察调控政策是否真正落实到位的核心指标。

煤电去产能任重而道远

今年以来,管理部门对于煤电去产能不断加码发力,效果的确已经开始显现。有专家预估,到2020年,我国煤电将存在至少4亿千瓦的过剩产能,如果加上配套的电网建设,相当于2.8万亿元投资闲置,产能过剩问题的严重性可见一斑。

面临依然严峻的煤电过剩局面,未来究竟应该如何才能让煤电“找对位置”,科学发展?在袁家海看来,煤电去产能从长远看来,要加快市场化建设,建立市场化电源决策投资机制,但又不能简单的交给市场,试图靠竞争解决所有问题。他认为,行政调控对于煤炭去产能至关重要。在市场有效竞争和长效监管机制完善之前,行政调控的底线不能放松。

目前,我国的主要能源虽然正处在逐渐更替的过程中,天然气和非化石能源的蓬勃发展,成为能源供给增量的主体,电力结构正在向更加绿色、更加环保演进,在这一过程中,煤电也有着不可或缺的位置。

谈到煤电在“十三五”期间的定位,中电联副理事长王志轩表示,“十三五”期间,煤电仍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骨干力量,同时也是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重要支撑,承担着深度调峰的重任。在此阶段,煤炭仍旧是相对廉价、经济的能源。

与会专家认为,煤电去产能要从加大电能替代以及促进终端能源消费入手,除此之外加大机制性政策的力度,加快以电力为中心的能源系统优化,控制电源发展节奏,尤其是煤电新开工规模,并加快能源结构优化发展,为正在进行的能源转型奠定好基础。据统计,“十三五”期间,我国将推进电能替代带动电煤占煤炭消费比重提高1.9%,带动电能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提高约1.5%,促进电能消费比重达到27%,预计可新增电量消费约4500亿千瓦时。

煤电经营形势如此严峻,各大发电企业也正在加快推进供给侧改革以提升企业竞争力。与会的发电企业代表指出,在新常态下,电力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经营形势和国家政策来考虑,未来煤电不会成为主要的投资方向,而将承担更多调峰的责任。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