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Early arrival for PV grid parity era

Published on: April 24, 2017

Original title: 光伏平价上网时代或提前到来
Links: Original source (in Chinese) (link).

伴随光伏组件成本的快速下降,平价上网时代正在加速到来。

在近日开幕的全球最大光伏展——第十一届SNEC光伏展及期间举行的“全球光伏领袖论坛”上,平价上网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多数人认为这一时点会比预期更快到来,而“非光伏成本”则成为左右进程的一个关键因素。

2020年左右或实现平价上网

“我国‘十三五’规划已定出了非常明确的目标,到2020年光伏累计装机量达到105GW,我估计这个数字会大大被超过。同时,光伏发电的电价水平在2015年基础上要再下降50%。我们估计2020年就可实现用电侧的平价上网,先进的晶硅光伏电池转换效率则要达到23%以上。”晋能科技总经理杨立友说。

阿特斯阳光电力董事长瞿晓铧则认同 太阳能 肯定可以实现平价上网,但他对这个时点有不同的判断:“在未来的2018年,我们的太阳能和风能将会是同样的成本。另外,到2022年太阳能将会实现和传统化石燃料同样的成本。简单总结,我把它叫作2018风光同价,2022火光同价。”

“随着光伏行业发电成本的快速下降,在未来5年我们可能看到,全球大部分地区的光伏发电将会走向平价,光伏和太阳能的能源价格也将显著下降。”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如是说。

从上述预期来看,在2020年左右就可实现光伏平价上网。而在三年前,业内多数还预测这一时点要到2025年左右才能来到。

在爱康集团董事长邹承慧看来,更重要的一点是怎么实现光伏电力平价上网。他认为,国内市场当前仍存在电力过剩的现状,光伏行业面临的挑战更多来自传统火电企业,要更多考虑怎么与火电企业竞争、怎么把光伏清洁电力消纳出去。目前,整个西部地区电站消纳还存在很大问题,应致力于终端消费新能源汽车、储能电站、西部大数据中心等的开发,把电用掉。

“未来,整个电价会越来越低,我们整个行业发展会越来越健康。任何一个行业靠长期补贴是不可持续的。只有电价降下来,让普通公民都能受益的时候,才能获得真正的发展。”邹承慧说。

“非光伏成本”之痛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提醒,在实现平价上网过程中可能存在变数。

协鑫新能源总裁孙兴平认为,中国光伏发电平价上网进程与光伏强国的地位不相匹配,主要是土地、金融、税收等“非光伏成本”正在左右光伏平价上网进程。

“平价上网,才能使光伏行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平价上网的瓶颈并不是原来想象的那样,即仅取决于技术进步和上游制造业成本降低这两大因素。”孙兴平表示,经过近两年的努力,中国光伏行业在技术进步及上游制造业成本下降方面已取得很大进步,从硅材料到电池组件到电站建设,形成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一体化全产业链。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光伏上网电价却高于国际平均水平。

他给出了一组数字:阿布扎比光伏上网电价已降至约人民币0.2元/度,美国也已降至约人民币0.4元/度。“这样的低价背后,是这些国家光伏发电的土地、金融、税收等非光伏成本大幅低于中国。协鑫新能源做过测算,享受同等非光伏成本的情况下,我们完全可以实现更低的发电成本。我们认为,目前非光伏方面的因素正在左右平价上网进程。”孙兴平说。

这些因素中第一位就是土地。由于现有政策规定,光伏发电项目涉及农业用地的均要按建设用地管理,这对中国光伏行业尤其是中东部地区光伏发展造成很大影响,行业发展正在对政策调整发出呼声。

“非光伏方面的因素还包括银行贷款的支持力度及税收政策。”孙兴平再举一组数字作为对比:阿布扎比光伏电站贷款利率降至1.5个点以下,而国内光伏电站贷款利率则时有上浮,仍然高达4.9甚至5.3个点。此外,相比国际上的税务投资人概念,即全社会投资免税,国内在社会税收政策方面的支持力度仍然不够。

在他看来,加快光伏平价上网,需要解除非光伏因素的限制,形成有利于光伏行业发展的友好环境。大力发展作为绿色能源的光伏发电,近年来已成为社会各界的共识,而实现平价上网,需要光伏全行业的努力,也需要与政策创新形成合力。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