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Emission control no longer 'up in the wind'

Published on: April 5, 2016

   天津大港电厂用6亿元进行超低排放改造,氮氧化物、烟尘等排放物含量大幅降低,坚决杜绝烟囱冒黑烟。

   为更加精细化管理,天津市在各乡镇街、工业园区和重点区域设置271个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图为天津津南区一个站点,环保监测人员正在查看污染物数据。 本报记者 杜 芳摄

近年来,人们对蓝天白云的渴望越来越高,但对于很多地方而言,大气污染治理既是重点,又是难点。中国环境监测总站数据显示,与2014年采暖季空气质量状况同比分析,2015年入冬以来在京津冀区域北京、内蒙古、山东、河南、山西等省份PM2.5浓度同比明显上升,仅天津采暖季PM2.5浓度同比有所下降。在解决空气污染这个老大难问题上,天津取得了明显的治理成效。

快速发展带来环保压力

环保、林业到城建、发改部门,天津不少单位领导干部的手机里,存了各种关于空气质量监测的APP。天津主管环保工作的副市长尹海林,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里这些APP,把全国空气质量、天津市空气质量挨个儿查一遍。一旦发现天津哪个区县的状况不好,马上给区县主要负责人打电话,督促他们及时采取措施。要是碰上重污染天气,天津更是全体总动员,从市委书记到街道负责人,人人追根究底,及时应对。

天津的大气污染情况复杂,身为天津环保局局长,温武瑞深感这场战役不好打:“天津和北京、河北等地不同,经济结构偏重,经济处在高速发展阶段。2011年,天津的GDP刚刚达到万亿元,到2015年,全市GDP就达到了1.65万亿元。与‘十一五’末相比,天津5年时间内GDP增长了1.8倍。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环保压力巨大,矛盾突出。”温武瑞说。

拿新建项目来说,天津市每年有一万亿元的固定资产投资,上马项目多,让整个城市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在记者走访天津的几天里,随处可见热火朝天的项目施工场景,这既让人感慨城市的快速发展,但又担心施工扬尘会带来满目黄沙。“去年全市房屋建筑施工面积近1.56亿平方米,现在全市土石方工地还有1000多个,天津市区500米之内找不到工地都很难。”温武瑞说。

这些点多面广、零零散散的工地扬尘污染看起来就已经很难治理了,但这还只是影响天津空气质量的污染源之一,其他主要污染源还有煤炭污染、烟尘排放、车辆尾气、工业污染等,各个都难以对付。

“别的地方主要污染物可能一两种,如哈尔滨就主要是燃煤污染,北京主要是机动车排放污染,但是天津的污染物来源堪称‘五毒俱全’,PM2.5来源于扬尘、燃煤、机动车、工业和其他因素的占比分别为30%、27%、20%、17%和6%。天津要面对的是复合型污染。”温武瑞说。

这样的结构导致天津一年四季都有污染,天津的环保治理工作没有淡季旺季之分:刚经历了冬季取暖季对燃煤污染的严防死守,好不容易二氧化硫排放量控制了,一开春又要赶往开工的项目建设工地,预防扬尘污染。夏秋到来后,高温强光照加剧挥发性有机物排放光化学反应,又要防止臭氧含量超标。一年四季,周而复始。

如何应对这样复杂的大气污染状况?温武瑞说:“这样多因一果,长期积累的大气污染问题必须长期作战、综合施策,大气污染治理没有特效药,快也快不了,慢也慢不得。”

经济杠杆撬动治污行动力

自从走上天津大港电厂环保主管的岗位,陈吉山的头发都变白了。“干环保压力太大了,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就怕环保指标出现问题,有一点问题就麻烦了!”陈吉山说。

在天津大港电厂,所有环保设备的考核、维护、检修都和发电设备一样,按照一类设备进行考核。对环保指标的在线监控,让人人都绷紧了一根弦。

在陈吉山看来,现在的环保工作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主要工作就是看烟囱有没冒黑烟,定期给设备除尘,再填填报表,现在经常就有环保部门来抽查、对表的,一点错都不能出。以前虽然环保不达标也会相应处罚,但哪里见过按日处罚、下岗、甚至关起来判刑的。”陈吉山说。可是现在,他不但看到了有的公司老领导因为环保问题被处理,还看到了一些企业因为不能适应当今的环保节奏而被关停。

陈吉山所看到的改变源于天津实施的环保新政策。近年来,天津通过运用经济杠杆,大幅提高排污费征收标准,对企业排污实施差异化收费,促使企业尤其是大型燃煤电厂治污减排。

2014年7月起,天津开始实施新的排污费征收标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化学需氧量、氨氮等4种污染物排污费征收标准由原先平均每公斤约0.82元提高到7.82元,提高近10倍。此外,排污费涨价方案带有“阶梯定价”和“奖勤罚懒”的性质:对那些污染物排放浓度低于规定排放标准的企业,可享受4折到9折不等收费折扣;倘若污染物排放浓度超过规定排放标准,则按收费标准加1倍计收排污费。

按这个规定,污染严重而坚决不改的企业,最终会因承受不了高额环保成本而关闭,而污染物达标或优于标准排放的企业,就会越来越尝到环保的甜头。

随着新标准的执行,环保成为决定企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硬指标,企业纷纷在污染物防控上下大力气。天津大港电厂拿出6亿元进行超低排放改造,改造完成后4台机组排放的二氧化硫均值在每立方米15毫克左右、氮氧化物均值在每立方米30毫克左右、烟尘在每立方米3.8毫克左右。“通过改造,污染物排放量少了,上缴的排污费也少了,原来1年得上缴2000多万元,现在只上缴300多万元。超低排放,我们也是受益者。”陈吉山说。

环保改造甚至给很多公司带来了更好的经济效益。天津国顺肉联公司环保负责人迟文才介绍:“自从燃煤锅炉天然气改造后,炉子一开,升压快,耗电少,比以前节电30%。如果碰上重污染红色预警、国家重大活动等特殊时段,也因为企业环保而不用限产停产了,要知道,停产一天可要损失10多万呢。”

“2015年,天津在提前一年完成国家‘十二五’淘汰落后产能任务的基础上,关停淘汰落后污染企业222家,但是关停不是目的,转型升级才是最终出路。我们不要有毒的GDP,我们要的是绿色GDP。”温武瑞说。

企业关停的同时,天津以各种方式留住了企业家。通过转型创新,3年下来,天津市有1.3万家企业进行了升级改造。“我们在中心城区利用楼宇来发展经济,建成立起来的开发区,搞服务行业。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天津有170座楼宇上缴的税收超过了1亿元。”温武瑞说。

精细管理与污染“较真”到底

2015年,天津市环保局共组织5批260余人次,成立了16个区县空气质量指导服务组,服务指导各区县做好环境空气质量改善工作。

服务组主要工作是抓大气污染防治各项工作任务落实,一是发现,推动并解决问题,主要方法是将问题汇总通报各有关部门、区县等,二是紧盯天气及环境空气质量监测数据,一旦数据异常,无论何时立即赶赴现场查找原因,解决问题。

赵杰是天津市环保局综合处副处长,自从去年3月成为空气质量服务指导组成员,身材矮小的她经常要进出工地、工厂等污染发生地,与偷排偷放斗智斗勇。

“几乎时刻都要盯着发布的空气质量监测数据,晚上临睡前也要看一眼。一些污染物排放或者违规作业一般都是晚上进行,往往下班后才是我们服务组工作的高峰期。一旦发现问题,就是三更半夜,也要赶去制止。”赵杰说。

赵杰曾在深夜11点,悄悄跟着一辆渣土运输车追踪污染源,越追越不对劲,违规车辆越来越多,最后竟然有四五辆。当天本已是空气重污染黄色预警,这些车辆浩浩荡荡,扬尘漫天。运输车像打游击一样为躲避追查一直兜圈到荒郊野岭,但最终赵杰还是查到了工程渣土运输车的来源,并通过市清新空气指挥部的协调,当晚由市应急办对违规单位进行了通报。

“如果区县不及时处理污染源,被通报后其负责人将被约谈。被约谈可不好受,问题要一条一条过。”温武瑞说。

除了空气质量服务指导组,为更加精细化管理,天津市全市291个街镇配备了873名专职网格监督员,在全市各乡镇街、工业园区和重点区域设置271个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通过市区两级大气数据采集、传输和监控平台,建立乡镇街大气污染防治排名、考核和问责机制,将大气污染治理属地责任落实到街镇。

蓝天下的战役每天都在进行,高压之下常抓不懈的精细管理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效。2015年,天津市空气质量达标天数220天,同比增加45天,达标天数比由2013年的40%、2014年的48%稳步提高到60.3%,重污染天数减少了,6项主要污染物浓度同比均显著下降。
 
Original title: 空气治理不再“等风来”
Links: Original CN (url).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