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Factors limiting clean rural energy and how to deal with them

Published on: February 20, 2017

Original title: 农村能源清洁化掣肘因素及如何应对
Links: Original CN (link).

农村能源清洁化掣肘因素及如何应对

时间:[2017-02-20 ] 信息来源:中国电力报

我国农村地区由于缺少工业,用能总量远比城市地区小,占比仅为20%,但其带来的污染排放占比却接近50%。“农村能源转型,攸关能源革命成败。”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在近期举办的中国能源智库论坛上表示。

新近公布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实施农村新能源行动,推进光伏发电,逐步扩大农村电力、燃气和清洁型煤供给,开展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无疑,这些都是推动农村能源清洁化的重要举措。

此外,因地制宜地发展沼气、地热能、农村水电、生物质成型燃料等,亦是农村能源转型不容忽视的路径。

沼气、农村水电挑大梁光伏、地热能后劲足

在过去,薪柴、煤炭是农村的主力能源,污染大不说,对植被也有破坏,直到现代能源崛起后,柴火灶和煤炉子才在部分地区退出舞台。这其中,沼气和农村水电发挥了极为重要的替代作用。

一口池子,吞废物、吐气体,农户赖以做饭烧水,这种便利的沼气利用模式,理应推广。事实上,十几年来,中央已先后投入300多亿元资金,用于农村沼气工程建设。

日前发布的《全国农村沼气发展“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提到,截至2015年,全国沼气年生产能力达到158亿立方米,约为全国天然气消费量的5%,每年可替代化石能源约1100万吨标准煤。

“我省适宜农户沼气普及率高达65%,沼气用户已由2003年的200多万户,发展到如今的600多万户,规模居全国第一。”国网四川省巴中供电公司工作人员刘柄宏告诉记者,“农户和生态环境都从沼气工程中,切实得到了好处。”

《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农村沼气总产量达到207亿立方米,户用沼气达到4304万户;新建规模化生物天然气工程172个,规模化大型沼气工程3150个;农村沼气消费受益人口达到2.3亿以上。这组数据,显然能够说明国家对沼气寄予了厚望。

农村水电是农村能源清洁化进程中的另一个核心角色。在水力资源丰富的农村地区,时常可以见到并不起眼的小型水电站。但正因有了它们,数千万农村居民的生活、生产用电问题得以解决。

据水利部门统计,2016年,全国农村水电新增装机200万千瓦,总装机超过7700万千瓦,发电量达到2500多亿千瓦时,相当于节约7800万吨标准煤。

相较于沼气和农村水电,光伏发电、地热能利用在农村只能算是刚刚兴起,普及程度不高。

农村“光伏热”缘于国家能源局和国务院扶贫办力推的光伏扶贫工程。“十三五”期间,受益于该工程的建档立卡贫困户预计将达280万户。

地热之“热”,缘于《地热能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的发布。到2020年,我国将新增地热能供暖(制冷)面积11亿平方米,地热发电装机50万千瓦。广袤的农村大地下蕴藏有丰富的地热资源,农村居民将受益于地热开发是可以预见的。

扩大电力、燃气、清洁型煤供给至关重要

推进农村能源转型,不仅仅是要开发利用好农村的可再生能源资源,更重要的是,扩大电力、燃气、清洁型煤供给。毕竟从能源消费量上看,后者所占的比重远超前者。

电能是清洁的二次能源。近年来,我国农村地区电气化水平稳步提升,用电负荷迅速增长。春节期间,记者就在豫南山区发现,当地农村用电量增速超出城镇不少,许多农民家庭都在用电做饭、炒菜、烧水、取暖,较前几年明显增多。而以往,薪柴、蜂窝煤才是他们的首选。

记者从国网河南省电力公司了解到,2016年,河南所有县供电公司售电量达1029.7亿千瓦时,同比增长4.68%,比省公司整体售电量增幅高出2.91个百分点。记者还从贵州电网公司获悉,2016年,贵州农村地区用电量同比增长了8.79个百分点。

旺盛的用电需求意味着,必须保障对农村地区的电力供应,确保农村居民用上电、用好电。2016年3月,国务院决定部署实施新一轮农网改造升级工程。此后不久,国家电网公司、南方电网公司即宣告正式启动这一工程。

在南方众多农村地区,燃气是继电能之后的第二大商品能源,其中尤以液化气为主。而随着管网设施的不断完善,越来   越多的乡村也开始像城市一样,用上了更加便利的管道天然气。

中国人民大学去年发布的《中国家庭能源消费研究报告》指出,2015年农村能源消费结构中,液化气、管道天然气所占比重分别达到了13.5%、0.6%。作为一种比较清洁的能源,燃气在农村的应用范围还应继续拓展。

因地区环境差异,在北方农村地区,散煤取代燃气、各类油品,成为第二大商品能源,甚至可争第一。然而,散煤污染严重,每到供暖季、特别是雾霾来袭时,都会变成社会关注的焦点。

治理散煤,可称得上是政府和能源行业当前面临的棘手问题。而清洁型煤的推广,便是治理散煤的着力点之一。综观各省能源、环保“十三五”规划,推广清洁型煤都赫然在列。未来,清洁型煤必将在农村能源清洁化进程中有更出色的表现。

农村能源清洁化掣肘因素及如何应对

尽管需求很大,尽管意义很大,但是农村能源清洁化绝非易事,不可能一帆风顺。

首先是习俗上,让农村居民改变沿袭几千年的用能方式,短时间内接受清洁用能的理念,难度不可谓不大。记者春节期间在豫南山区就看见,有些农户将煤气灶闲置,仍靠薪柴做饭烧水;有些农户将电暖器闲置,仍靠烧木炭取暖。要知道,对于其中大部分家庭来说,烧气并不是多大的负担,而烧木炭的成本甚至高于电采暖。

其次是文化上,农村居民相对保守,对新事物的欲望没有城市居民那么强烈。在非利益相关的情况下,农村居民往往缺乏了解光伏、地热、清洁型煤、节能环保炉具的兴趣,更莫提去尝试了。

最后是资金上,农村居民收入相对较低,使用电能以外的商品能源会给他们带来一笔额外的开支。这笔开支的多与少,直接决定了大部分农村居民能否接受清洁能源。因此,薪柴、煤炭的替代品,必须具备一定的经济性,这就可能需要财政补贴的支持。

显然,文化和习俗上的阻碍,除了“交给时间”去解决外,也需靠宣传、教育、示范去主动化解。这是一个长期的、潜移默化的过程,急不得,否则只会适得其反。

资金上的阻碍,化解之道有二:一是促进农村居民增收,再一个是加强财政支持。前者非朝夕之功,后者却可立竿见影。

“对生产和使用新能源、清洁型煤、生物质成型燃料、节能环保炉具等,进行财政补贴,降低农村居民清洁用能的成本,增强农村居民清洁用能的意愿,是推动农村能源革命的关键。”国网能源研究院专家张哲告诉记者。

谢克昌院士则建议,国家应设立京津冀农村能源革命试验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的框架体系内,设立京津冀农村能源革命统一协调机构,统筹制定三地农村能源政策法规、发展规划和标准体系,协同促进能源基础设施发展,优化产业布局,为全国农村能源革命路径提供重要参考。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