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Falling power demand key in high levels of PV and wind curtailment

Published on: August 9, 2016

Original title: 风光发电不“风光”电力需求不足是主要原因
Links: Original CN (url).

风机在大风中停摆,光伏电站在烈日下“晒太阳”。尽管我国近年来不断出台支持新能源消纳的政策,国家能源局近日发布的数据却显示,“弃风弃光”问题不但未能有效解决,反而随着装机容量的上升,呈现愈演愈烈态势,成为阻碍我国新能源产业健康发展的一个“顽疾”。

“弃风弃光”愈演愈烈

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风电平均弃风率高达21%,同比上升6个百分点,甘肃、新疆等弃风“重灾区”弃风率甚至接近50%;上半年全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917小时,同比下降85小时;风电弃风电量323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48亿千瓦时。

弃风加剧的同时,光伏发电也未能幸免。根据国家电网提供的数据,上半年,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累计弃光电量为33.05亿千瓦时,同比增加91%;弃光比例为12.1%,同比上升2.05个百分点。

这样的“双弃”数据意味着什么?据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发展中心主任王仲颖透露:“今年上半年全国弃风弃光共371亿千瓦时,这半年的弃风弃光量已经相当于去年全年的弃风弃光量,超过了2015年全年全社会新增用电量。”

严重的“弃风弃光”,极大影响了新能源行业的健康发展,打击了社会资本进入新能源投资领域的信心。记者了解到,对我国风电产业来说,2000小时是个槛,如果利用小时低于这个数,开发企业的压力就会增大。而由于弃风限电,仅2015年我国风电就损失了300多亿千瓦时,相当于150亿元。

一位风电企业负责人告诉《经济日报》记者,“弃风加剧严重影响风电企业的赢利能力,2015年公司已经全年亏损,而且鉴于目前的经济形势,今后几年也将面临继续亏损的巨大压力,公司的生存和发展已经进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光伏企业同样不容乐观,东方日升总裁王洪坦言,“高居不下的弃光率造成了可再生能源资源的巨大浪费,并严重影响了光伏电站的收益和企业的投资积极性”。

“十三五”期间,我国风电、光伏发电装机规模还将进一步扩大,可再生能源消纳面临更大压力。“弃风弃光情况加剧,可能降低新能源企业投资建设的积极性,对企业盈利能力带来一定的影响。”国网能源研究院新能源与统计研究所所长李琼慧强调,但这种负面影响是短暂的,是我国步入经济新常态、电力需求放缓的特殊背景下带来的,并不是长久存在的。

电力需求不足是主因

“弃风弃光”伴随着我国新能源行业的发展一直存在,不过今年“双弃”的急剧恶化还是引发了担忧。

记者调查发现,去年底风电抢装是导致今年部分地区风电消纳困难的直接原因。国家规定2015年前核准且于2016年前投运的风电项目可以享受原有电价政策,受风电标杆上网电价下调的影响,风电企业为了享受较高电价在去年年底突击抢装。

数据显示,2015年12月,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新增风电1400万千瓦,环比增长8.5倍,同比增长155%,约占2015年风电全年新增装机容量的一半,并且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占新增风电装机容量的69%。这是今年上半年西北地区风电消纳形势更加严峻的主要原因。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则认为,今年以来,由于全社会电力需求增速放缓以及火电争相上马,常规能源对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挤出效应加剧,致使弃风弃光问题越发严重。

不过究其根源,用电需求放缓、灵活调节电源比例低、电源电网缺乏统一规划以及缺乏激励政策,才是部分地区弃风弃光问题长期无法解决的根本原因。

2015年,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用电量同比增长仅0.1%,增速比上年低2.9个百分点,其中东北、华北、西北地区分别为-2.0%、-1.7%、2.0%;2016年上半年用电量有所回暖,但增长仍然乏力。

“在电力需求增长放缓的情况下,包括新能源在内的各类电源装机仍保持较快增长,新增的用电市场已无法支撑新能源等各类电源增长。”李琼慧说。

截至2016年6月底,国家电网公司经营区电源总装机容量同比增长12.19%,超过用电需求增速9.25个百分点。其中,风电同比增长30.5%,光伏发电同比增长105%,火电为8.64%,核电为23.87%。

此外,李琼慧表示,新能源与调峰电源在规划和项目安排上缺乏统筹协调,电源结构性矛盾突出,系统调峰困难;新能源发展与电网规划脱节,跨区跨省通道建设滞后,这都是造成“弃风弃光”的重要原因。

乘电改春风解消纳难题

为应对严重的“弃风弃光”问题,今年5月底,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做好风电、光伏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了部分存在弃风、弃光问题地区规划内的风电、光伏发电最低保障收购年利用小时数,为深陷“弃风弃光”困境的风电、光伏产业持续健康发展打了一针“强心剂”。

“随着该项新政的出台,‘三北’地区可再生能源消纳以及严重的弃风弃光难题有望得到缓解。”王洪表示,必须减缓上述地区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建设,着重解决现有电站的消纳问题。

对于近期缓解“弃风弃光”需要采取的主要措施,李琼慧认为,要加快常规火电机组灵活性改造,充分发挥常规电源调节能力,全面提升系统运行灵活性。

目前,国家能源局已经启动灵活性改造示范试点项目,在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河北、广西等新能源消纳问题较为突出的地区选取15个典型项目作为试点,预期将增加火电机组调峰能力15%至20%。

“需要在试点基础上,进一步通过相关支持政策和激励机制加大推进力度。同时,加强抽水蓄能和燃气电站等调峰电源建设,提高电力系统的新能源消纳能力。加快东北、西北等地区抽水蓄能电站的站址资源普查和电站建设,提高当地电网的新能源消纳能力。”李琼慧补充说。

新一轮电改的快速推进,也给化解“弃风弃光”带来了机遇。李琼慧表示,应以电改为契机,完善可再生能源跨省跨区消纳和交易的价格机制,消除市场壁垒。建立可再生能源灵活电价机制和跨省跨区价格疏导机制,提高受端地区接纳可再生能源的积极性;完善和推广调峰辅助服务市场规则,加大考核补偿力度,调动发电企业参与调峰能动性。

另外必不可少的是,加快跨区输电通道建设力度,同步规划新能源基地开发和配套电网工程,落实新能源跨省跨区消纳方案,抓紧建设一批条件成熟、新能源基地送出需求十分迫切的跨区输电通道。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