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Limits to electricity and coal use -- companies will need to pay to exceed quota

Published on: September 23, 2016

Original title: 用煤用电超了限 企业未来须花钱买配额
Links: Original CN (url).

 
国家发改委网站显示,发改委近日公布《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制度试点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将在浙江省、福建省、河南省、四川省开展用能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

对于选择这四省的原因,方案中显示,“已有一定的工作基础,开展试点工作积极性较高。”

根据方案,试点内容包括科学合理确定用能权指标,推进用能权有偿使用,建立能源消费报告、审核和核查制度,明确交易要素,完善交易系统,构建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落实履约机制。

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国家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定用能权配额、有偿使用以及交易体系,这是在市场经济中,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上企业有所约束的更好实现形式。社会平均成本通过交易能够达到相对的平衡,并且也鼓励了企业多节能。

从严确定新增产能初始用能权

所谓用能权,是指用能单位在一年内经确认可消费各类能源量(包括电力、原煤、蒸汽、天然气等)的权利,也就是一年内按规定可以消费的能源总量。

而“用能权”概念提出的背景,是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建立健全用能权、用水权、排污权交易、碳排放权初始分配制度。”

在此之前,中共中央、国务院在印发的《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也提出:“推行用能权和碳排放权交易制度。结合重点用能单位节能行动和新建项目能评审查,开展项目节能量交易,并逐步改为基于能源消费总量管理下的用能权交易。建立用能权交易系统、测量与核准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要求,设计用能权有偿使用制度应兼顾公平和效益,平衡现有产能和新增产能的利益,既有利于鼓励先进,推进结构调整,推动能源要素高效配置,又不大幅增加现有企业负担。配额内的用能权以免费为主,超限额用能有偿使用。

周大地表示,用能权有偿使用的前提是用能权配额制定公平合理。不同的用能企业,不同用能行业,配额既要根据原历史上用多少,也要根据技术进步的可能性来定。“有些行业的技术进步难度不高,可能配额紧一点。有些行业技术上很难进一步大幅度节能或减排,或者技术减排的成本非常高,可能配额就多一点,所以这个要进行很多技术经济上的分析。”

在周大地看来,用能权还要考虑企业产量的相关问题。比如某个企业过去从事某一行业,但是现在转产,那么在用能权确权上就要调整,要根据未来的生产情况来制定,适当地体现灵活性。

对此,方案要求,制定科学的初始用能权确权方法,区分产能过剩行业和其他行业、高耗能行业和非高耗能行业、重点用能单位和非重点用能单位、现有产能和新增产能,实施分类指导。产能严重过剩行业、高耗能行业可采用基准法,即结合近几年产量、行业能效“领跑者”水平以及化解过剩产能目标任务,确定初始用能权。

值得注意的是,方案还明确,结合节能评估审查制度,从严确定新增产能的初始用能权。鼓励可再生能源生产和使用,用能单位自产自用可再生能源不计入其综合能源消费量。

周大地认为,从严确定新增产能的初始用能权,这也就要求企业新增产能时须采取先进的能源技术。

逐步建成交易方集合竞价机制

在推进用能权有偿使用的同时,交易主体可以将所持有的用能权指标在交易市场中进行交易,也在方案中获得明确。

方案显示,交易标的为用能权指标,以吨标准煤为单位。用能权指标每年清算一次,卖出的用能权从当年或上一年度用能权指标中扣除,但不影响下一年度的用能权指标;买入的用能权计入当年或上一年度用能权指标,但不计入下一年度;剩余的用能权指标不计入下一年度。

周大地表示,前期用能权配额的科学制定非常重要,在分配上尽量做到公平,不过也很难完全量体裁衣。在此情况下,交易是相对公平的补充,能够控制能源的平均消费成本社会平均化。并且,交易制度也能够鼓励企业节能,以获得一些经济上的收入。

这也需要有完善的交易系统。方案要求,交易实施登记注册制,交易主体需在交易所开设交易账户。不断完善交易活动所需的登记、交易和结算系统和软硬件设施,确保交易活动安全、可靠、便捷。研究推动用能权交易平台与统一的公共资源交易平台有效对接。

就价格而言,方案明确要完善价格形成机制,用能权初始交易价格由试点地区确定,伴随市场发展,逐步过渡到由交易方集合竞价方式形成交易价格。探索研究设立交易调节基金,用于引导市场预期,交易初期驱动市场,平抑市场价格异常波动,维护市场秩序。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未能履约的企业,方案中要求,试点地区要建立奖惩机制,确保责任主体及时完成履约义务。公布用能单位履约情况,树立履约单位履行社会责任的良好形象,曝光拒不履约单位名单。加大处罚力度,将拒不履约的单位纳入失信企业黑名单,纳入当地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并与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对接。探索对严重失信主体实施跨部门联合惩戒,维护制度的权威性和公信力。

对于具体的试点时间,方案中明确为,2016年做好试点顶层设计和准备工作;2017年开始试点,并根据情况不断完善实施方案;到2019年,试点任务取得阶段性成果,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和制度;2020年,开展试点效果评估,总结提炼经验,视情况逐步推广。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