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Low electricity prices mean cost savings for industry

Published on: August 4, 2016

Original title: 电费低了 企业省了
Links: Original CN (url).

 
  开栏的话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大势所趋、形势使然。而降低企业成本,遏制企业成本过快上涨势头是其中重要任务之一。

  如今,各地围绕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企业税费负担、降低企业财务成本、降低电力价格等方面都有了很多探索。本版从今天起,推出关注企业降成本系列策划,集中报道各地的实践,为改革提供更多经验借鉴。

制图:张芳曼

  对于鄂尔多斯市源盛光电有限责任公司电力科科长任良伟来说,2016年的工作要比过去轻松了很多,因为企业买到的电比原来便宜了不少。原来,从今年1月1日开始,内蒙古自治区将内蒙古西部发电企业每台机组的年计划运行时间由3600小时调整至1200小时,如果发电企业想多发电,就必须先为电找到出路。

一边是发电企业想多发电,一边是用电企业想省钱,作为企业发展迈不过去的一道坎,电力成本一直是每个电力消费企业关注的焦点。而在内蒙古,电力多边交易让这样的双赢合作变得越来越多。

  用电企业

  节省电费就是节约了真金白银

2014年3月,任良伟所在的企业被纳入电力多边交易名单,由用电企业和发电企业直接商议用电价格。作为商议结果,企业的用电价格是在电网销售电价基础上每千瓦时电优惠约2分钱。

任良伟回忆,当时他最头疼的事就是每个月都要主动找发电企业商定下个月的用电价格。“我记得2014年的12月,我们找了四五家发电企业都没谈拢,只能以电网销售价格买电。当时我们一个月的用电量是2200万千瓦时,仅仅是这2分钱的差价,就意味着我们一个月的电费多支出44万元!这是一笔不小的成本支出。”他说。

鄂尔多斯市源盛光电有限责任公司是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负责京东方鄂尔多斯生产线的经营管理。“如果按照自然条件选址,这里的确不是很理想,”任良伟坦言,液晶屏生产线对于厂房的温度、湿度、洁净度等指标都有很高的要求,而鄂尔多斯海拔高、周边有沙漠,特别干燥,这样的自然条件建厂还是具有一定的挑战。之所以选择在鄂尔多斯建厂,电价是一个重要因素。“其他地方最高电价每千瓦时超过7毛钱,鄂尔多斯目前的电价是3毛8分多,是全国最低的。”

此外,今年内蒙古不仅限制发电机组的计划发电时长,还将电力多边交易电价限值由±20%调整为±25%,而现在的交易让利也达到了限值上限0.0693元/千瓦时,实现了发电企业和电网直接为用电企业让利。为了保证机组发电时长,发电企业开始主动上门找用电企业签订协议。如今,任良伟再也不用每月跑发电厂谈价格,而是坐等发电企业上门。而最终选择哪家电厂,用电方还要考察电厂的稳定供电实力,发生了“角色的彻底转换”。

“对于我们这样的高新技术企业,电费成本不到总成本的1/10。如果是传统行业,电费成本占总成本的比重远高于此。电费便宜了,节约的成本是最直接、最真实的真金白银。”任良伟说。

  发电企业

  看到电力行业打破垄断的希望

7月下旬,京能康巴什热电有限公司1台闲置了很久的35万千瓦机组重新投入运行,这让公司电力营销负责人梁刚舒了一口气。自2015年4月以来,内蒙古多次下调燃煤发电上网价格和电网售电价格,使得发电企业和电网公司的利润空间逐步压缩。加之实施力度越来越大的电力多边交易,保证机组运行时长,成为发电企业能否盈利的最重要因素。

“蒙西电网‘窝电’现象比较严重,目前,电网公司还能保证盈利,但发电企业的日子已经不好过了。不仅仅在鄂尔多斯,内蒙古西部的发电企业普遍‘吃不饱’了。”鄂尔多斯市经信委副主任伊拉特说。

“我们公司2台机组70万千瓦装机容量,2015年发电量超过28亿千瓦时,但今年前7个月的发电量14亿千瓦时左右。今年大半时间过去了,发电量还不到去年的一半。”梁刚测算,“去年我们是小有盈利,但今年的上网电价更低,如果到年底能达到去年的发电量,我们的经营状况基本持平。如果达不到就很可能亏损。”

业内人士预测,目前,内蒙古西部地区超过40家发电企业,2016年,将有一半左右的企业陷入亏损。然而,从事发电行业多年的梁刚依然坚定地支持蒙西电网推行的改革。

“这种市场化竞争必定会淘汰一批落后产能,能保留下来的,肯定是技术实力强、管理规范的优质企业。发电行业不怕降价,也不可能永远亏损。如果淘汰了一批产能,我们的发电时长可能进一步延长。随着发电量增长,成本也会进一步下降。”他说,“从电力多边交易到输配电价改革,我们能清晰看到电力行业的垄断正在被逐步打破,这无疑是电力行业发展的希望。”

  电网公司

  售电企业逐步市场化成为趋势

2016年6月1日,内蒙古开始执行《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有关事宜的通知》。《通知》中明确提出,开展特色工业园区用电试点,鼓励园区成立售电公司进行配售电改革,同时鼓励售电公司参与园区内配电网建设。

鄂尔多斯经信委电力科副科长段新国介绍,目前,鄂尔多斯市现有3家园区申报自治区特色园区,并准备成立售电公司,同时,部分发电企业也成立了售电公司。“过去,电网企业是唯一的售电公司。而成立新的市场化的售电公司,将打破这一格局,引入新的竞争。”

“真正的垄断实际上是价格的垄断。”鄂尔多斯电业局市场营销处职员祁根红说,过去,虽然电业局作为电网的主管单位承担所有的售电业务,但电业局本身并不具有定价权,而是按照发改委制定的价格收取电费,以及为发电企业结算入网电费。蒙西电网近年来实施的电力多边交易和输配电价改革,都是逐步引入电力行业竞争的信号。

祁根红同时表示,目前,售电行业逐步走向市场成为大势所趋,但为了避免恶性竞争,相关部门还应在售电行业给出指导价格和合理浮动区间,才能进一步保证工业经济健康发展的同时,不损害到社会公共事业。

“虽然电网公司在工业用电方面有所盈利,但也承担着居民用电和农业用电等方面的社会责任。”祁根红说,“目前,鄂尔多斯居民用电价格是每千瓦时0.415元,但成本在0.46元左右;农业排灌用电价格是每千瓦时0.237元,但燃煤发电上网价格就达到了0.2772元,加上损耗的电价成本远超售电价格。这两项约占全部用电量的14%,以往都是靠工业用电的盈利来弥补的。售电市场化之后,还应该对输配电价的收入、成本、价格进行全方位直接监管,对电网企业的成本价格监管也应该更加科学、规范、透明。”(记者 吴 勇)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