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NDRC says price fluctuations cannot affect recent developments in reducing overcapacity

Published on: July 15, 2016

Original title: 发改委表示去产能不会受价格波动影响
Links: Original CN (url).

 
近期国家发改委组织了50多个调研组赴各地进行经济形势调研,调研所反映出的情况反复印证,我国当前经济运行基本平稳,符合预期和中央对经济形势的判断。经济基本面和社会大局基本稳定,金融市场运行总体平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新的进展,但经济走势仍然分化,新旧发展动力的转换需要一个过程,新动力的成长势头正在加快。

今年前5月,全国粗钢产量同比下降1.4%,规模以上煤炭企业产量同比下降8.4%。7月初,钢铁协会监测钢材综合价格指数为67.83点,比年初上涨11点;秦皇岛港5500大卡市场煤价每吨400元,每吨比年初回升30元。钢铁、煤炭企业经营状况有所提升,货款回收有所好转,市场预期有所改善。

赵辰昕表示,今年以来去产能的各项政策措施加上库存、需求、预期等因素的综合作用,市场出现了积极变化,新增产能得到有效控制,钢铁、煤炭行业经济运行走势稳中趋好。

有人担忧钢铁、煤炭价格不同程度的回升会影响地方去产能的积极性,赵辰昕认为确实会对一些地方和企业的去产能决心产生影响,目前一些已经减产、停产的企业有意复产,增加了化解产能过剩的难度,但倒逼钢铁、煤炭过剩产能退出的市场环境,短期内不会因价格一时涨跌而出现根本性变化。

事实上,从去产能的进度安排来看,“十三五”的前3年是集中攻坚阶段,应完成大部分任务,2016年的目标十分艰巨,要压减粗钢产能45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2.5亿吨以上。赵辰昕表示,为确保钢铁、煤炭去产能目标任务如期完成,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各成员单位已经与各地方政府及央企签订了目标责任书,“目标责任书就是军令状,年底要一一盘点交账。没有完成全年任务的,都将被严肃问责。”

降成本“组合拳”见成效,规上工业企业每百元收入成本同期下降0.22元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中与企业利益直接相关的“降成本”,通过一系列政策“组合拳”也取得了一定成效:今年1—5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73元,比去年同期下降0.22元;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5.59%,同比提高0.21个百分点。

赵辰昕介绍,减税、清费是主要的降成本措施。发改委研究制定了降成本总体思路和《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后,全国10多个地区已出台降成本专项方案。一系列降低企业税费负担的政策措施运行良好,比如,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陆续分领域实施资源税从价计征,针对小微企业出台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取消和免征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清理规范进出口环节收费,严肃查处违规涉企收费,降低征信服务收费和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等。

同时,在降低融资成本、人工成本、用能成本、政务服务成本等方面也有一系列措施落实。赵辰昕举例,在降低用能成本方面,通过实施煤电价格联动,燃煤机组上网电价、一般工商业电价每千瓦时平均降低3分钱,加上利用取消化肥优惠电价等腾出的空间降低工商业电价,共减轻电费负担470亿元左右。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每立方米降低0.7元,可减轻下游用气企业负担430亿元以上。

降低融资成本方面,通过督促银行清理不规范收费行为降低了贷款中间环节成本,批准筹建6家民营银行,积极发展中小金融机构。一季度银行间7天同业拆借加权利率均值2.51%,同比下降44.6%,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财务费用。

降低政务服务成本方面,近期47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506件严重束缚企业生产经营和管理活动等文件被取消。

“要清醒地认识到,我国经济增长新旧动力实现动能转换还需要一个过程。更要看到,9亿多劳动力、1.7亿多受过高等教育和有专业技能的人才,是我们最大的资源和优势。只要我们坚定不移地以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进一步推动发展转向更多依靠人力人才资源和科技创新,就一定能够实现经济长期平稳健康发展。”赵辰昕说。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