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At new low in electricity prices PV enterprises facing big test

Published on: October 13, 2016

Original title: 电价创新低 光伏企业再迎大考
Links: Original CN (link).

“6·30”过后,光伏企业开始通过降价保证现金流。8月,在山西阳泉“领跑者”基地项目中,协鑫新能源投出了每度电0.61元/kWh的价格后,青岛昌盛日电太阳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昌盛日电”)和华电内蒙古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电内蒙”)又在包头项目中报出了0.52元/kwh的投标价格。这反映了光伏行业产能过剩,竞争激烈程度。但是这不仅给企业本身带来经营压力,或将带来业内的一次洗牌。

再创新低

日前,内蒙古发布公示称,天合光能、华电内蒙、昌盛日电等12家企业进入包头光伏领跑者基地项目投资商公示名单。其中,昌盛日电和华电内蒙报出了0.52元的申报电价,这是继山西阳泉领跑者项目协鑫新能源控股报出0.61元的度电价格后又一次刷新了电价新低。

包头项目自身优势明显。据悉,领跑者项目基地有包头、乌海、张家口、阳泉、新泰、芮城、淮北、济宁、淮南。目前,阳泉、包头公示阶段已经结束,新泰和济宁的公示阶段也将在今日结束。据相关数据显示,包头领跑者基地直射比高达0.64,是全国领跑者基地里最好的,非常适合采用跟踪式光伏电站。

包头领跑者项目装机容量共100万kW。共12个项目,其中,示范项目11个,7个是10万kW项目、4个是5万kW;平台项目1个10万kW。所有项目建设截止日期为2017年6月30日,开发经营期为25年。

北京商报记者致电内蒙古发改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示已经结束,12家企业正式中标。然而,就在日前光伏行业召开的一次会议上,众多企业负责人还曾预测包头领跑者项目的度电价格可能在0.7元以上。

竞争激烈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组件价格下降和光伏行业产能过剩、企业竞争激烈是这轮领跑者基地项目申报价格屡创新低的原因。业界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中清能绿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助理曹四海表示,包头领跑者项目未来不存在限电的问题,可以为进入的企业提供充足的现金流。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组件的价格近期下降较快。

“组件价格下降一毛钱,电价就会下降一毛钱。”天合光能中国区市场部总经理曾义曾在“领跑者”技术推广工作组发起成立大会上表示。目前有的组件价格已降到3元/W以下,而上半年的低价还在3.8元左右,这就意味着申报电价下降近1毛钱。

虽然组件价格下降,但依然有业内人士认为,这种以降价方式竞争,对光伏行业并不利。在协鑫新能源以0.61元/kWh的投标价打破低价纪录后不久,中兴能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雅萍在“领跑者”技术推广工作组发起成立大会上就表示,对于一个行业,需要一个正常发展的脉搏,不是一家企业所报出的价格就能够代表行业的发展,最终还是要回归到一个理性的、正常的盈利空间。“我们不讲求光伏产业要有暴利,但是没有利润的行业我想走不好。” 崔雅萍认为。

在那次会议上,多位企业负责人预测了包头项目的价格。其中,曾义就表示,包头项目估计价格会在0.65元左右,而此次天合光能的报价只有0.56元。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联系天合光能,但截至发稿时止,未收到天合光能的回复。

曹四海则认为,自6月30日以后,很多中小企业出货量大减,这些企业或者在规模上没有优势,需要一个进入到光伏核心竞争圈的契机,而降价成了最直接有效的方法。“一些小企业,可能有很好的技术,但迫于现在的资金压力,未来可能会消失。” 曹四海则表示了担忧。

林伯强认为,未来可能出现一个洗牌过程。“这是去产能的过程。效率低的、没有地方政府支持的企业将会出局。”林伯强表示。

影响深远

连续多次的低价竞标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对于企业而言,压力会越来越大。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把价格压低,实际上企业的压力是很大的。在这种压力之下,其实企业硬着头皮建电站,就难免在可靠性的把控上被动地降低标准。

对于整个行业而言,未来的补贴额度则会下降。林伯强表示,政府看到各个企业的报价不断下调,将会下调补贴的额度。

长期来看成本下降当然是好事。但这样做已经释放了一个信号。所有人都认为光伏行业依然有利润空间,以后的补贴可能会减少。

据了解,新能源的补贴目前已经达到550亿元,年底补贴缺口或达600亿元,新能源补贴政策调整势在必行。“近日,光伏行业释放的降价信号,为国家发改委降低补贴额度找到了很好的理由。国家发改委正在会同有关企业,探底光伏度电价格,以此做出补贴的价格。”有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介绍。

除此之外,出现价格大幅变动,对行业融资也有影响。金融资本最担心的就是政策变化,而光伏市场不断地、非政策节奏的价格波动给金融资本留下一个没有行规的印象,金融资本可能会远离该行业。

相关链接: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