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Three major advantages of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solar thermal power generation

Published on: November 10, 2017

Original title: 光热发电得以快速发展的三大优势
Links: Source document (in Chinese) (link).

近两年,全球范围内的光热发电行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尤其是自今年6月以来,全球范围内的光热发电投中标价格在满足一定边界条件的前提下实现了近50%的下降幅度。同时,中国光热发电市场的正式启动和产业链相关企业积极参与海外项目也给全球光热发电行业注入了新的活力并为未来全球光热发电成本进一步下降带来了新的希望。

那么,当前投资门槛和发电成本相比其它可再生能源仍相对较高的光热发电何以拥有如此迅猛的发展势头?未来发展前景又会如何?针对上述问题,身兼欧洲太阳能热发电协会(ESTELA)主席和西班牙太阳能热发电协会(Protermosolar)主席两职的LuisCrespo博士近日通过海外媒体表达了自己的见解。

LuisCrespo表示,可再生能源发电其实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以光伏发电为代表,其发电成本低廉但不可实现调峰;另一类以光热发电为代表,其发电成本相对昂贵,但可实现有效调峰。而只有当光热发电等可实现调峰的发电技术发展到一定规模时,才有可能实现二氧化碳的零排放。

近年来光热发电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发展迅猛,LuisCrespo认为该现象的产生主要得益于光热发电技术具备以下几方面优势:

1、光热发电技术是唯一可同时实现友好并网与有效调峰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完全有能力满足全球范围内的电力需求,并有效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且光热发电技术可与其他可再生能源发电技术混合发电,发电效果理想。

2、光热电站设备国产化可促进项目当地GDP增长,这将成为促进各国出台支持政策的主要动力之一。

3、与联合循环或需“二次投资”的技术相比,光热发电技术具有成本优势,可满足新兴市场相关国家日益增长的电力需求。此外,当光热发电装机量从目前的5GW增至可与风电(500GW)或光伏(400GW)抗衡时,成本优势将会更加明显。

LuisCrespo认为,随着光伏发电在可再生能源发电系统中占比的不断增加,其边际容量价值(marginalcapacityvalue)会慢慢消失,而其边际运营和生产价值(marginaloperationalandcapacityvalues)也将显著下降。

而且,目前配置6小时储热时长的光热发电系统的LCOE(平准化度电成本)已经远低于同样装机规模、配置电池储能的光伏发电系统,并且这一优势至少会持续到2030年。同时,关于电网基础设施方面的持续性投资也将助力储热型光热发电技术的发展。此外,目前关于光热发电成本下降趋势的普遍预期相对保守,从一些最新项目的中标情况来看,在一定边际条件下,光热电价已降至7美分/kWh左右。

LuisCrespo相信,伴随时代发展,太阳能将会满足大部分人类的能源需求,同时带储热系统的光热电站则将是最有效的实现太阳能电力调峰的方式。据其介绍,自2008年以来,冷-热双罐熔盐储热系统凭借自身可靠性与性能优势成功实现商业化应用,且丝毫没有退出市场的迹象。而且同等装机规模的塔式光热电站熔盐用量仅约为槽式光热电站的四分之一左右,且不需要油/盐热交换器,目前其熔盐储热成本约为35€/kWhe(约合人民币269元/kWhe)。

当下,光热发电技术已成为光照资源充足国家扩增太阳能发电产能的必要选择,其也会是政策决策者在综合考量技术与经济性等所有因素后的理想选择。关于光热发电技术的未来发展问题,LuisCrespo表示,在接下来进行投资时,应从长远考虑,用充分估值去代替成本估值,这种做法将使电力系统中间歇性可再生能源发电和和可调峰可再生能源发电之间的分配更为均衡,而这也是实现真正能源转型的唯一可持续途径。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