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Waste incineration and waste reduction becoming focal tasks in many cities

Published on: December 7, 2015

人人制造垃圾,据估算,每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大约0.8公斤至1.3公斤。人人又讨厌垃圾,垃圾处理设施建设是公认的难题,十几年来,针对焚烧的争议从未平息,在当前公众对于二恶英仍存在认知局限,以及难以根除的“邻避效应”下,垃圾焚烧厂的建设步履维艰。

然而,随着很多老填埋场面临封场但新填埋场无处可寻的现实下,焚烧发电厂无疑是当前最佳的选择。目前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布局垃圾焚烧发电厂。业内人士认为,垃圾焚烧厂建设需要从环保真正达标、进一步公开信息、加大科普宣传,逐步引导公众了解并接受。

据了解,以北京为例,高安屯二期、南宫和海淀大黄村垃圾焚烧项目今年年底将试运行,届时,北京市垃圾焚烧日处理能力将达到1.7万吨,比去年的日处理能力增两倍。北京市市政市容委副主任李如刚在接受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询问时透露,目前,北京市垃圾焚烧处理比例达28%,而欧美国家以及日本的垃圾焚烧处理比例已达70%左右。

中国环境保护集团副总经理肖兰说,垃圾的处理,减量化是最首要的任务和目标,对于我国不少大中城市而言,焚烧是最适合的技术。

但是“二恶英致癌”等言论传播甚广。中国科学院环境化学与生态毒理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郑明辉说,轻视或者恐惧都不可取。经过100多年的技术发展,垃圾焚烧产生的二恶英类是可防可控的,采取措施可以使垃圾在焚烧炉内充分燃烧和彻底分解,从而避免二恶英类的生成。

肖兰说,在美国、德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很多垃圾焚烧厂都建在市中心,有的成为当地标志性建筑。我国现在的垃圾焚烧技术完全可以达到欧盟标准,甚至更高。

中节能成都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总经理苏志刚说,成都项目自建成运营以来,二恶英的检测数据在0.0029-0.054ng TEQ/m3范围内,优于欧盟2000标准。

记者11月底来到成都祥福垃圾焚烧电厂,这是业内少见的焚烧厂和办公楼合体。厂区内闻不到什么异味,风景优美,曲径通幽,员工宿舍也建在了厂区内。在中控室记者看到,1号炉膛实时显示温度为950度。一般来讲,达到850度以上,垃圾就可以充分燃烧。

“园区内资源循环利用,吃干榨尽,实现零排放。”苏志刚说,每年可处理生活垃圾处理65万吨,利用余热发电每年外供电力1.9亿度。圾渗滤液收集系统污水一级排放标准后排入市政污水管网。垃圾燃尽后还剩下20%的炉渣和3%的飞灰,炉渣经过检测无污染物后可用于建筑材料;飞灰与水泥等固化稳定成型后,送到政府指定填埋场进行填埋。

垃圾焚烧发电技术成为许多发达国家和地区处理生活垃圾的主要方式,然而焚烧电厂选址时周边居民对此仍有顾虑,这就是“邻避效应”。对此,需要焚烧发电企业积极宣传,让更多人了解垃圾焚烧发电。

成都祥福垃圾焚烧电厂运行不久也开始对外开放。令苏志刚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一所学校组织学生到厂参观。一下车,学生们每人一副口罩捂得严严实实。随着参观的深入,学生们发现整个工厂如一个大花园般干净整洁,大家才放心地摘下口罩。

垃圾只能烧吗?“在减量化、无害化的基础上,企业也考虑资源化利用,不像原来一烧了之。”肖兰说,中国环境保护集团的日处理固废综合处理规模达4.5万吨。此外,他们还探索利用reculture垃圾资源化技术,在大城市的若干垃圾中转站建设分选设施,将可以再次利用的塑料、纤维等分选出来,再统一加工处理。例如塑料可以再加工,也可直接卖给终端的制造厂商,纤维可以做成燃料棒或者给造纸厂提供前段燃料,其余的垃圾再统一集中处理。这就有效避免了垃圾运输中产生臭味、外泄。

在乡镇、农村,则是探索建设多个处理能力50吨、100吨不同的“模块”。垃圾回收车先将收集好的垃圾就近运往各个“模块”,在这里进行初步分选,实现了集中式的最终处理和分布式的布局。

为了赢得更多公众的信任,业内人士建议,垃圾焚烧发电厂更要练好内功,提升垃圾渗沥液、飞灰的处理水平,保证环保指标达标。肖兰说,国外有的焚烧发电厂修建得很漂亮,周边地价一点都没受影响。垃圾焚烧发电厂周边可以建设公园、图书馆、游泳池等,提升景观。

据了解,北京也正研究如何在产业、就业、设施惠民等方面促进垃圾处理设施周边区域环境发展;研究建立相应机制,采用经济手段鼓励垃圾分类和减量,促进源头减量。同时,也要积极宣传,引导市民转变生活方式,增强垃圾分类意识。(记者 关桂峰)
 
Original title: 中国多地布局垃圾焚烧发电厂垃圾减量化成首要任务
Links: Original CN (url).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