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translations on this site are unofficial and provided for reference purpose only.

To view translations, select English under Step 1 (at the right of the screen). Not every item is (fully) translated. If you’re still seeing Chinese, you can use machine translation, under Step 2, to make sense of the rest.

Want to help translate? Switch to English under Step 1, and check ‘edit translation’ (more explanation in the FAQ). Even if you translate just a few lines, this is still very much appreciated! Remember to log in if you would like to be credited for your effort. If you’re unsure where to start translating, please see the list of Most wanted translations.

Wind power growth expected to be concentrated in southern low wind speed regions

Published on: August 17, 2016

Original title: “低风速时代”正悄然而至
Links: Original CN (url).

 
近日,国家能源局发布了《2016年上半年风电并网运行情况》(以下简称  《运行情况》)。今年上半年,全国风电新增并网容量774万千瓦。到6月底,累计并网容量达到1.37亿千瓦,同比增长30%。与并网容量增长伴随而来的,是居高不下的弃风率。今年上半年,我国风电弃风电量达323亿千瓦时,同比增加148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21%,同比上升6个百分点。

与北方弃风限电地区相比,南方低风速地区反而无论是在风电开发规模上,还是在相关风机机型、技术资金投入等方面,都有长足发展。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看来,中东部及南部地区接近我国经济中心,可以实现风电的就地消纳,弃风限电问题并不明显。未来中东部低风速地区将会是我国风电开发的重点。

现象:风电消纳仍掣肘产业发展

“十二五”是我国风电迅速崛起的时期,由政府主导的大规模集中开发模式将我国再次推向全球风电之冠。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风电新增并网容量774万千瓦,到  6月底,累计并网容量达到1.37亿千瓦,累计并网容量同比增长30%,增速较为明显。随着发展进入历史新阶段,我国风电产业也出现了新的问题与矛盾。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弃风限电。

《运行情况》显示,上半年,全国风电上网电量约1200亿千瓦时,同比增23%;平均利用小时数917小时,同比降85小时;风电弃风电量323亿千瓦时,同比增148亿千瓦时;平均弃风率21%,同比上升6个百分点。“三北”地区弃风率仍居高不下,内蒙古弃风率为30%,甘肃和新疆接近50%。

面临行业发展失衡,我国能源主管部门将调整能源结构作为主攻方向,有扶有控,今年上半年针对行业顽疾开出一剂剂良方,确保行业健康持续发展。近日,国家能源局提出建立风电投资监测预警机制,引导风电企业理性投资,促进风电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具体来说,监测预警机制的指标体系分为政策类指标、资源和运行类指标、经济类指标。最终风险预警结果由三类指标加权平均确定。预警程度由高到低分为红色、橙色、绿色三个等级,预警结果每年定期发布。

《2016  年全国风电投资监测预警结果》显示,吉林、黑龙江、甘肃、宁夏、新疆5个省份预警结果为红色。对此,业内专家表示,预警机制的推出,对于落实可再生能源电力最低保障性收购小时数的政策有着助推作用,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助力解决我国风电产业所面临的弃风限电问题。

趋势:中东南部将成下一轮开发重点

《运行情况》显示,上半年全国风电平均利用小时数较高的省份是云南 (1441小时)、四  川(1377小时)、天津(1266小时)和福建(1166小时)。中东部及南部利用小时数较高。

实际上,我国低风速资源非常丰富,可利用的低风速资源面积约占全国风能资源区的68%,且接近电网负荷中心,主要集中在福建、广东、广西、安徽、湖南、湖北、江西、四川和云贵地区。在未来,开发低风速区风场将是我国风电发展的重点方向之一,并成为我国实现2020年节能减排目标及可再生能源发展目标的重要补充力量。

在此背景下,去年以来,部分南方省份通过核准的风电项目开始逐渐上升,近期,福建、安徽、云南等地均有风电项目核准、风机并网以及项目开工等消息传出。

以上情况说明,目前中东部及南部低风速地区已经具备较好的开发价值,将会成为我国风电下一轮的开发重点。

原'因:低风速技术进步与地缘优势

“中东部地区风资源虽然不及三北地区,但随着低风速机组技术不断进步,目前低风速地区的风资源已具备较好的开发价值。与此同时,这些地区更加接近我国经济发展中心,可以实现风电就地消纳。”秦海岩认为,要实现我国风电产业在“十三五”期间的可持续发展,就要保证2000万千瓦以上的年度增长规模,从而避免因市场大幅萎缩导致一个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半路夭折。而只有保证到2020年实现2.5亿千瓦的累计装机目标,才能兑现我国应对气候变化减排的承诺目标。这些都要求我们必须调整发展布局,加大中东部地区开发力度。

此观点在丹麦风能咨询机构MAKE早前发布的  《2016年中国风电市场展望报告》中得到了印证。报告指出,我国第一轮电价下调于2016年1月1日起全面实施,一、二、三类风区平均风电项目收益率急剧下降,而未受新电价影响的部分四类风区拥有了更大吸引力。

在MAKE亚太区首席代表孙文轩看来,2016年和2017年的新增装机将会向四类风区转移,且四类风区的新增装机占比将会从往年的25%~35%增至近50%。

影响:各大风机制造商发力低风速市场

目前,低风速、超低风速风机的研发制造正在成为国内外整机制造企业寻求突破的发力点。记者了解到,一些国际风电巨头早已在此领域有所建树。

据了解,2014年风电制造商维斯塔斯在北京就已发布了全新的中国战略,希望通过推出新产品、提供新运维服务,以及采用新合作模式,实现在中国市场上的业绩增长。

为了适应中国的低风速市场的开发,维斯塔斯推出两款新一代的2兆瓦风电机组:V110-2.0兆瓦和V100-2.0兆瓦机组。这两款机组专门针对中国的低风速风场设计,适应的最低风速可达3米/秒,比上一代2兆瓦风机分别提高17%和18%的年发电量。

今年6月,该公司在其全球规模最大的风电设备一体化生产基地——天津举办的“进入中国市场30周年”庆典上,维斯塔斯全球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任安德强调了公司对于中国低风速市场的关注。

任安德表示,目前全球市场正在逐渐向低风速方向蔓延,而中国的低风速市场发展前景非常广阔,此次他们公司推出的V136-3.45兆瓦机型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拥有维斯塔斯陆上风机中最长的叶轮直径,以及享  有专利的大直径钢制塔筒技术,此外,公司目前最先进的叶片设计也是亮点,而这些都是为了中国低风速市场而“量身定制”的。

记者了解到,除维斯塔斯外,目前国电集团也制定了以“上山、下海、进军低风速”为核心的战略转型计划。

在国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谢长军看来,经济发达度高、送出条件好、消纳能力强以及电价水平高的中东部和南部地区将成为中国风电市场的开拓重点。与此同时,加快开发平均风速低于6.5米/秒的低风速市场也成为国电集团非常重视的发展目标之一。

国电并非唯一在此领域有所举措的公司。在大部分同行还在高风速区域跑马圈地时,从研发高发电性能和高可靠性智能风机起步的远景能源早已发力低风速领域,成为国内最早一批“吃螃蟹”的风电企业。

早在8年前,该公司第一台样机下线,同年就获得龙源电力33台1.5兆瓦风机订单。而后,该公司陆续推出一系列针对低风速区域风机机组,从而奠定在低风速领域的技术领先优势。

据介绍,如今,远景成熟的2兆瓦系列风机平台的低风速风机产品家族已经更加繁荣:2.1兆瓦115米和2.2兆瓦121米风轮机组为投资超低风速风资源提供了更多选择。

低风速地区发展前景虽好,但如何才能够准确评估风速,进行微观选址提高风能利用率,仍是低风速地区所带来的挑战之一。

远景能源副总经理王晓宇早前就指出,南方低风速地区地形复杂,如果再叠加低风速条件,评估准确的风速水平将更为困难。

为了解决这一系列难题,除开发相关机型外,还得设计出针对低风速开发的整体解决方案,这无疑对风机制造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对于低风速产品的系列化设计能力,国内风机制造商还需要加强。

Share on LinkedIn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



  • Leave a Reply